新闻 评论 机构 信用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服务 > 金融风采 > 企业名家 > 正文
李书福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

  北京,东三环,某个周五的黄昏,红光中的车海疑似凝冻。你焦急地握着方向盘,正欲摁下长笛,发现左侧的一辆轿车在几秒钟内,“变形”成两个轮子的摩托车——然后,绝尘而去。
  他敢于用如此轻描淡写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汽车工业的判断;十多年后,他坚持这样的判断——能组装,就能拆分。于是,便有了研发“变形金刚”汽车的想法——不是“玩笑”。

关于拥堵

 “从眼前来看,我们的提议很难快速采纳。但是会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有领导认为,我们的提议是建言献策,很有新意的。但是政策层实施的话,还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我们要开发适应于当前堵车的现实,要在产品技术上创新。”

记者: 我在网上看到是不是开玩笑的说法:李总跟记者讲说吉利也好,Volvo也好,准备开发一个像变形金刚这样的车,随时拆卸。堵的时候拆成一个摩托车或机器人走了,是您开这么一个玩笑,还是发自内心要这样开发?
李书福: 这不是开玩笑。这是适应各个城市拥堵的实际情况开发一个产品。
记者: 变形金刚的想法还是比较天马行空的,那么大的家伙来拆卸,是不是在您眼里任何汽车的开发和技术上的攻关,都不是一个问题?
李书福: 调动企业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发挥员工的创造性,适应于社会对汽车的实际需求。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最起码在思想上和战略上要有这种安排,能不能出成果,这个要一步一步朝前推动。
记者: 收购Volvo以后,有新的想法和突破吗?
李书福: 这个没有总结过。Volvo是一个全球高档的豪华汽车品牌,有自身核心价值理念。它的品牌内涵是安全、低调、高品位,所以有自身的一套价值。
记者: 从现在一些资料上显示:Volvo和吉利的合作, Volvo去年员工的满 意度是这么多年来最满意的一年。您以前有两个形容说,吉利和Volvo像一场幸福的婚姻,也说吉利和Volvo像亲兄弟。
李书福: Volvo汽车和吉利汽车是兄弟关系,因为是不同的法律主体,不同的所有权,所以它们是兄弟关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团和Volvo和吉利汽车就是父子关系,这个概念一定要很清晰的。大家可能不清楚的,吉利控股集团不是吉利汽车公司。吉利控股集团投资了吉利汽车公司,也是吉利控股集团投资了Volvo汽车公司,所以吉利汽车和Volvo是两兄弟。
记者: 我们知道在跨国企业的合作并购以后,往往会面临文化方面的融合、观念和制度上的挑战,您是怎么做到Volvo员工去年在这十年来满意度最高的?
李书福: 这个非常简单。你讲的思想就是要融合,其实对于Volvo来讲,不存在融合的问题。因为Volvo还是一个Volvo,它还是全球的Volvo,只是说它现在要开拓原来没有开拓中国市场。原来的体制决定了不能进入中国市场,因为中国有很多的政策和法律,和原来Volvo的体制不相适应。原来是属于福特的一个最顶尖的品牌,总而言之是Volvo原来的体制和中国政策法律的原因,Volvo不能在中国大规模的发展。 现在它可以在中国大规模的发展了,但是Volvo还是Volvo,它没有任何的改变,它不存在跟吉利哪一方面进行融合的问题,因为只是吉利控股集团,也就是说吉利和上海和黑龙江几个投资主体构成了投资集团,来并购了Volvo汽车公司。只是在所有权架构上发生了改变,企业的各个方面都没有发生改变,什么都没有变。当然,新的框 架下要制定新的发展战略。新的战略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国战略,我们在十几天之前,专门在中国发布了Volvo中国战略。这个中国战略非常清晰,现在我们集中力量来推动Volvo中国战略的实施。所以不存在你讲的文化融合问题,这是一个常规的思维,人家没有想,吉利和Volvo是不是需要融合,不存在。而是Volvo如何更好开拓中国市场问题,跟中国管理团队或跟中国的员工如何有一个更好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怎样有一个更好的融合,而不是和吉利的融合。
“变形金刚”汽车

“从眼前来看,我们的提议很难快速采纳。但是会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有领导认为,我们的提议是建言献策,很有新意的。但是政策层实施的话,还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我们要开发适应于当前堵车的现实,要在产品技术上创新。”

记者: 我在网上看到是不是开玩笑的说法:李总跟记者讲说吉利也好,Volvo也好,准备开发一个像变形金刚这样的车,随时拆卸。堵的时候拆成一个摩托车或机器人走了,是您开这么一个玩笑,还是发自内心要这样开发?
李书福: 这不是开玩笑。这是适应各个城市拥堵的实际情况开发一个产品。
记者: 变形金刚的想法还是比较天马行空的,那么大的家伙来拆卸,是不是在您眼里任何汽车的开发和技术上的攻关,都不是一个问题?
李书福: 调动企业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发挥员工的创造性,适应于社会对汽车的实际需求。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最起码在思想上和战略上要有这种安排,能不能出成果,这个要一步一步朝前推动。
记者: 收购Volvo以后,有新的想法和突破吗?
李书福: 这个没有总结过。Volvo是一个全球高档的豪华汽车品牌,有自身核心价值理念。它的品牌内涵是安全、低调、高品位,所以有自身的一套价值。
记者: 从现在一些资料上显示:Volvo和吉利的合作, Volvo去年员工的满 意度是这么多年来最满意的一年。您以前有两个形容说,吉利和Volvo像一场幸福的婚姻,也说吉利和Volvo像亲兄弟。
李书福: Volvo汽车和吉利汽车是兄弟关系,因为是不同的法律主体,不同的所有权,所以它们是兄弟关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团和Volvo和吉利汽车就是父子关系,这个概念一定要很清晰的。大家可能不清楚的,吉利控股集团不是吉利汽车公司。吉利控股集团投资了吉利汽车公司,也是吉利控股集团投资了Volvo汽车公司,所以吉利汽车和Volvo是两兄弟。
记者: 我们知道在跨国企业的合作并购以后,往往会面临文化方面的融合、观念和制度上的挑战,您是怎么做到Volvo员工去年在这十年来满意度最高的?
李书福: 这个非常简单。你讲的思想就是要融合,其实对于Volvo来讲,不存在融合的问题。因为Volvo还是一个Volvo,它还是全球的Volvo,只是说它现在要开拓原来没有开拓中国市场。原来的体制决定了不能进入中国市场,因为中国有很多的政策和法律,和原来Volvo的体制不相适应。原来是属于福特的一个最顶尖的品牌,总而言之是Volvo原来的体制和中国政策法律的原因,Volvo不能在中国大规模的发展。 现在它可以在中国大规模的发展了,但是Volvo还是Volvo,它没有任何的改变,它不存在跟吉利哪一方面进行融合的问题,因为只是吉利控股集团,也就是说吉利和上海和黑龙江几个投资主体构成了投资集团,来并购了Volvo汽车公司。只是在所有权架构上发生了改变,企业的各个方面都没有发生改变,什么都没有变。当然,新的框 架下要制定新的发展战略。新的战略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国战略,我们在十几天之前,专门在中国发布了Volvo中国战略。这个中国战略非常清晰,现在我们集中力量来推动Volvo中国战略的实施。所以不存在你讲的文化融合问题,这是一个常规的思维,人家没有想,吉利和Volvo是不是需要融合,不存在。而是Volvo如何更好开拓中国市场问题,跟中国管理团队或跟中国的员工如何有一个更好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怎样有一个更好的融合,而不是和吉利的融合。
关于汽车

李书福曾透露,他从小就喜欢汽车,经常用绳子牵着泥巴做的汽车满地跑,为此还老挨大人骂。

如今,生活中的李书福也喜爱开车,他对大辽财经说:“谁不喜欢?我相信汽车谁都喜欢的,可能女孩子程度稍微弱一些,男人热度会高一些,反正我是很喜欢的,我也愿意开。”

记者: Volvo这么一个国际品牌,以前在国际市场非常成功,在中国市场之前有遗憾的地方,现在进入中国以后,作为普通消费者来说,很关心如何实现本土化的问题?
李书福: Volvo现在非常重视中国市场。Volvo原来主要是在欧洲和北美地区,都是在非常发达的国家和要求非常严格的市场参与竞争。现在要进入中国市场一定要结合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了解中国用户的实际需求,来开发适应中国市场竞争新的产品。这一点Volvo已经非常了解和明白中国的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记者: 已经有研发的过程吗?
李书福: 已经进入战略实施阶段。
记者: 能知道大概的时间段吗?
李书福: 我刚才讲了我是其中一员,Volvo董事会是很强大的董事会,都是由世界上尤其是欧洲汽车行业里面非常有影响的人物构成的董事会。我也是积极参加,当然对于中国的产品我有一定的发言权。在坚持Volvo安全、低调、高品位品牌内涵继续发展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在安全与环保领域全球领先地位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优秀的企业文化的前提下,如何结合中国市场实际情况和中国消费 者的现实需求,把两个方面都要组合起来,然后开发出适应于中国市场竞争的产品,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课题。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我相信Volvo的研发人员,以他们的能力,核心的价值理念以及企业的追求,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记者: 在商业布局上,我们现在看到工厂一个在大庆、一个是在成都,布局是东北和西南,在商业布局上还有什么考虑吗?
李书福: 中国是一个比较大的国家,国土辽阔,市场情况也不一样。要根据中国市场情况、用户分布,以及国家战略,这些全面结合起来考虑,因为Volvo进入中国,要经过中国政府的审批,不是完全按照企业自身的要求就可以实施的。企业自己先提出战略布局的安排,然后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得到批准以后才能实施,还是需要一个艰难的工作过程。
记者: 当时,选择东北和西南,您的考虑是什么?
李书福: 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大庆是城市转型,这些都是国家非常重视的。我们商业计划一定要和整个国家的大战略大方针结合起来,不能自搞一套,这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另外,东北有特殊的气侯优势,有特殊的环境优势,这跟汽车工业有一定的自然规律。大庆和瑞典 哥德堡从地球纬度来讲是完全一样的,很多工艺可以直接引用过来不需要太多的研究。Volvo车为什么很安全,这其中也是一条,因为生产地就在北欧。所以都是根据自然环境进行适应性的开发,长期以来在这样环境里开发产品,对产品的安全性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大庆在自然资源方面有优势,和哥德堡的纬度是完全一样的。另外,大庆市政府也是参与并购Volvo非常主要的一个股东,这些因素系统的组合起来来考虑的。
记者: 现在吉利控股已经走出国门跨出亚洲了,在国家号召国有品牌要走出去,从并购Volvo以后,有没有考虑吉利品牌如何走出去,有什么想法?
李书福: 从2007年开始实施战略转型,吉利在保持价格优势的前提下,不打价格战。打技术战、品质战、服务战、品牌战和企业的道德战。所以,我们沿着这样一个基本的战略,推动吉利汽车工业的全球战略,首先把中国市场做稳做实做好,然后不断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这都有具体的安排。
记者: 想问一下李总,您跟Volvo合作之前开过Volvo车或坐过吗?
李书福: 其实,我们早就买了Volvo。我们香港吉利汽车0175这个上市公司,一开始买的就是沃尔沃,牌照就是0175。我们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一直在研究Volvo,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人尊敬的一个汽车 公司,我们一直研究Volvo这样一个伟大的品牌。
记者: 从个人事业来说,您的事业和汽车行业紧紧联在一起,从个人喜好来讲,您喜好汽车这个消费品吗?有人喜欢手机,有人喜欢数码产品,您喜欢汽车吗?
李书福: 当然喜欢。
记者: 喜欢开吗?
李书福: 谁不喜欢,我相信汽车谁都喜欢的,可能女孩子程度稍微弱一些,男人热度会高一些,反正我是很喜欢的,我也愿意开。
记者: 如果我问你最喜欢什么品牌?那您肯定喜欢Volvo?
李书福: 那当然,也喜欢吉利汽车。
关于财富

“我总觉得一个企业、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有竞争力,肯定要注重精神文明的建设。重视精神世界的发展,只有把精神文明建设和精神世界发展好了,物质基础自然而然来了。物质受精神控制的,精神会变很多物质出来。所以精神是第一的,兴趣、信仰、理想、追求这些东西都是大前提,在这个大前提下,要想创造一切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

记者: 现在说上您的名字,大家都会在前面加一个标签“亿万富翁”,您对这个标签感兴趣吗?
李书福: 谈不上感兴趣和不感兴趣。人的生活离不开物质基础,但是人的生存和发展除了物质基础更重要的还是精神的力量。精神是可以化为物质的,但物质很难化为精神。物质有可能会消磨人的精神和意志,所以怎么理解和要求自己,怎么认识和研究精神和物质的关系。“亿万富翁”对我来讲没有特殊的感觉。
记者: 这是不是您创造吉利大学的想法?
李书福: 创造吉利大学是为了发展吉利汽车行业。首先建设技师技工的学校,然后发展大学、再做本、研究生、博士生的培养,这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教育为实业提供服务的,为人类进步和社会文明提供服务的,不是独立的、必须要依附于整个社会各个行业当中。创业就是实施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记者: 我相信吉利大学很多学生包括您的员工,还有社会上很多年轻人,您都是他们的榜样,最开始你创业的经历给他们很大的启发和激励,你鼓励年轻人创业吗?
李书福: 创业也有不同的概念。大家讲的创业基本上就是自己做一个公司,自己单干就是创业。但是,我觉得创业可以在一个企业里面,或者在某个机构里面,实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这也是一种创业。比如,你自己写书也是创业,不一定都要开一个公司。我觉得,还是要鼓励大家去创业。创业不能完全停留在自己一定要申请一个营业执照,这样才叫创业,我想这可能不全面。
记者: 觉得自己有一份工作,有一份执著的事业,坚持下去这也是创业?
李书福: 这是组成部分。我原来给生产队放牛,我觉得这也是创业。放羊,给人家拉风箱,那时候没电。创业不是非要自己搞一个企业才叫创业。创业有大有小,创业有不同的定位和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人背景都不一样。如果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一份工作,其实这就是创业。
记者: 今天的回答让很多网友对自己做的工作有了尊严感,做什么事情都是在创业。李总您很会鼓励年轻人的积极性。我看到很多人在网上把您叫做“李哥”。
李书福: 他(她)们比我小,就叫李哥。
记者: 哥,还有尊敬的意思。李总、李先生、李委员、李哥,你喜欢哪个称呼?
李书福: 这个没有关系。网络有很多新的语言出来,说什么都可以,我不在乎。
记者: 您平时上网吗?
李书福: 也上网。
记者: 你准备上吗?变形金刚就是,我从上知道你有这个创意的。
李书福: 这个就是直接参与讨论了。我还没有时间,可能也不适应,因为我有时间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人家不一定非常理解。
记者: 你有偶像吗?
李书福: 这个世界几千年过来了,多少人非常受人尊敬的,这些都是我们偶像。所以人说活到老学到老,要学习的对象都是偶像。列举具体的例子也不好举,但是我觉得偶像很多的。多少人需要我们尊敬的,多少我们学习的,这都是前人创造出来的。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我们尊敬和学习的。
记者: 您这句话值得向网友传播,网友主要是年轻人居多,腾讯年轻的网友比较多,因为这是一个偶像化的年代,我特别希望您对腾讯的网友说几句话,也希望对腾讯微博的用户写几句话,要不先对腾讯的网友说几句话。
李书福: 对网友首先向大家问好!大家上网也很辛苦。要关心社会的进步,关心人的发展,也关心各方面信息的变化,尤其现在世界日新月异,有时候突然风云变化,是需要上网。
后记

几年前,也采访了李书福。当时,收购Volvo还在进行之中,没有定论。

就问他,李总,假如收购Volvo不成怎么办?

“没关系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中国人在收购这个伟大的品牌!”

信心依然,每次见到李书福几乎都是这个感觉。后来,大家都知道,李书福收购成功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李书福和吉利。

李书福就是这样一个敢想敢为的人。他讲究实战,但不蛮战。

这次,来腾讯演播室也是他少有的到商业门户做客。收购Volvo一段时间后,他开始刻意地远离媒体,可能他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Volvo的战略上。

从去年年末开始,他在一些论坛上表示,Volvo汽车和吉利汽车是兄弟关系,而不是别的。

在腾讯演播室他进一步解释了这个关系:Volvo汽车和吉利汽车是兄弟关系,因为是不同的法律主体,不同的所有权,所以是兄弟关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团与Volvo、吉利汽车之间,就是父子关系。

他特意强调,吉利控股集团不等同于吉利汽车公司,并强调自己仅是沃尔沃全球董事会中的一员——当然,非常重要的一员。

而对于外界一直关心的文化和经营思路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上,李书福说,对于Volvo来讲,不存在融合的问题,因为Volvo还是一个Volvo,还是全球的Volvo,只是说现在要开拓原来没有开拓的中国市场。

但是,李书福表示,在坚持Volvo安全、低调、高品位品牌内涵继续发展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在安全与环保领域全球领先地位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优秀的企业文化的前提下,如何结合中国市场实际情况和中国消费者的现实需求,把两方面组合起来,然后开发出适应于中国市场竞争的产品,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课题。

转载来源:腾讯大辽网财经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会展路33号环球金融中心6L
邮编:116011 电话:0411-83729593 传真:0411-83729593
备案号:辽ICP备12001767号-1
版权所有:@ 2010- kimfundm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连金融网